返回列表 發帖

我是决不愿毕业的

时间过得真快,转眼樱花又开了。江南不像北方,绵绵的春雨像一个喋喋不休的老者,把纷纷扬扬的语言洒进校园的每个角落。路旁的小草被雨点染得绿油油的,比平日漂亮多了。

  我在校门口见到毛飞的时候,他已经疲惫不堪了,毕竟在公车上挤一个小时并不是件受的事。他把头发烫卷了,像个刺猬,使我看起来特别别扭,真想一把扯掉,可也只是想想而已,就像他有时闲我话多也没制止我一样。我俩并肩走着,天空忽然下起了牛毛细雨。春天的天气就是这样,早上还晴空万里,中午就变得灰蒙蒙的了。

  锅里的鱼已经快被吃完了,可这雨却没有要停的意思。毛飞看着窗外的雨,有些出神。

  毛飞道:“快一年了吧!一年可真快啊!感觉昨天才跟你高中的校园里拍照。”

  我笑了笑,瞧向窗外。这雨似乎很容易勾起人的回忆,而这回忆又大多是苦涩多于甜蜜。

  我道:“我们再玩梦幻西游吧。”

  他笑着道:“好。”

  然后他开始谈论游戏,只有触及这个话题他才会开朗起来。一个人如果太专注一件事,他通常会忘了时间。忘了时间的人是幸福的,至少他可以暂时忘了那些悲伤的往事。刚才那阵忧郁的轻烟已经飘过去了,似乎只有在游戏里他才能找到快乐。

  我俩见到张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了,原本叫她中午来的,幸好她迟到也不是第一次了。她要了杯奶茶,头发上还闪着晶莹的水珠。然后她开始抱怨她无聊的生活,毛飞不时地掺和几句,直到她要了第三杯奶茶。

  我道:“上次什么好友周你是不是发短信给我叫我少喝奶茶什么的?”

  她眨了眨眼睛,道:“我就只喝这一杯了,好喝嘛。”

  我顿了顿,盯着她道:“听说你想退学?”

  她闪躲着我的目光,唯唯诺诺道:“嗯。”

  我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她大声道:“你说大学毕业后能干什么?”她的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忧伤,我知道她过得并不好。

  我道:“不念书你又能干嘛?”

  她道:“我感觉好累,无论干什么都比念书强。”

  我语塞,找不到话说。这就是他们所说的大一特有的迷茫吗?

  我道:“难道我们的寒窗苦读换来的就是这个结果?你知道有多少学生没考上吗?”

  她道:“我知道,可我就是这么想的。”她忽然扬起脸,,盯着我道:“我好想他们。”

  我不敢看她,因为我也想念高中的同学们,他们的笑脸时常在我梦境里飘荡,醒了之后经常忘了自己在哪里。她只是太怀念那种友情,不能适应现在孤孤单单的去上课吃饭,以至于活在了回忆中。可是回忆并不能鼓舞我们有力的活下去,回忆只能让我们逃避,好像囚犯逃出监狱。

  有时忘记才是勇敢面对的表现。以前的烦恼是怕自己记不起,而现在却是怕自己无法忘记。

  我道:“你只是想得太多、太孤单了,好好休息一下,重新找个目标,慢慢适应这生活吧。”

对工作的高度责任感,让我为之感动 ——赞北京白癜风医院医护
  她的眼圈红了,在奶茶吧刚亮起的灯光下看起来像是里面藏了两颗星。

  我道:“你没跟家里人说这个吧?”

  她道:“没有,我怕他们伤心。”

  我笑了笑,道:“这就是了,长大了嘛。”

  她也笑了笑,恐怕连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笑得有多无奈。

吃禽类某地方会导致得病
  毛飞在旁边一直没说话,他的眼圈也红了。

  我说:“我们去打羽毛球吧。”

  她没有拒绝,因为她最喜欢的就是打羽毛球。心理学有个规律:积极的行动一定能产生积极的情绪。她也只是在打羽毛球时才能暂时忘了那些不愉快的事。

  她轻笑起来,刚才那阵忧郁的风已经过去了。年轻女孩的心像春天的天空,恶劣的天气只是点缀,明媚才是它的基色。

  我不敢告诉他们其实我也有些迷茫,他们已经没有了信念与目标,我不能再让他们失去方向。

  她已经很累了,我从没见她流这么多汗,她只是想发泄而已,却把我累坏了。毛飞就只顾着在那里发呆,也不知道来接替我一下,我却也不想去打扰他。有过经验的人就知道,一个人在发呆的时候也是幸福的,不管他想起了什么。

  毛飞忽然道:“我假期的时候回校园了。”

  张笛道:“我也是。”

  我没说话,因为我深深地明白,那些触景生情的场合,那风雨不蚀的记忆,实在是人性一种根深蒂固的表现,那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心理冲力,就像春天来了,种子破土发芽一样不可抗拒。只是欢乐还是太短,最后还是要分开。

  我清楚的记得我们毕业时没有聚会,因为我们没有勇气在一片谈笑声中,在一个秋高气爽蝉鸣雀噪的好日子,与一个相处几年的人离别。这分明是一个欢欣的场景,容不下离别的儿童白癜风饮食需要注意哪些要点情节。

  张笛走了,和毛飞一起走的。我站在校门口向她挥手,她探出头向我挥手,使我感受到浓浓的友谊,一种患者治疗白斑要谨慎北京中科曝光 白癜风该怎么治疗莫名的心酸涌上心头。

  我分明记得那车身是红色的,车旁的樱花也是红色的,她站在那里向我挥手,车子与樱花都失去了颜色。

  过了一会儿,她发了个短信过来:“如果早知道是这样,我是决不愿毕业的。”

  我心里一阵隐隐的疼,轻声道:“傻瓜。”我的眼圈也红了。

  在每个人的世界里,是不是都会有些泪水?

  我慢慢向灯火辉煌的教学楼走去,莘莘学子们正在桌前埋头深思。

  回忆毕竟是远了、暗了的暮霭,希望才是近了、亮了的晨光。

    

返回列表